您的位置:首頁 > 財經 >

G20將有大動作!3月新興市場資金外流創紀錄,貨幣危機若隱若現,各國如何聯手力挽狂瀾

2020-04-06 18:59:07 來源:

評論

  盡管近期市場的焦點在于美歐疫情對于經濟的沖擊,但是G20在3月31日表示,將在兩周后出臺抗擊疫情行動計劃,以應對最貧窮國家的債務脆弱性問題,并向新興經濟體提供資金援助。
  
  在疫情蔓延之際,G20將新興市場債務問題提上臺面,說明市場對可能出現的新興市場貨幣危機持警惕態度。
  
  由于新興市場國家在應對突發危機時的應對能力較弱,往往會導致本國貨幣大幅貶值,財政赤字激增,資金外流加速,進一步打擊國內的經濟,尤其是那些依靠外債和出口的國際更容易出現債務違約,這可能會對國際金融和經濟造成進一步沖擊。
  
  事實上,近期新興市場的資本外流規模已達830億美元,為歷史之最。而隨著疫情蔓延,經濟形勢進一步惡化,部分新興市場國家的貨幣貶值近20%,這或引發更大的危機?;诖薌20緊急出手以應對新興經濟體所面臨的困境。
  
  美元流動性稀缺使得新興市場貨幣大幅貶值
  
  3月美元經歷了非常震蕩的一個月,在3月3日美聯儲緊急降息50點,美元隨后幾個交易日跌至一年半新低,但是市場流動性稀缺,美元開始大幅上漲,3月第三周錄得11年最大單周漲幅,最高觸及103關口。但是隨著各國央行持續向市場注入流動性,美元又刷新11年最大單周下跌。
  
  從歷史數據看,對于外債負擔較重的國家,當美元大幅升值時,其違約風險也大幅上升。而其大幅貶值又將對出口依賴程度較高的國家形成沖擊。因此美元急漲急跌對于上述兩種新興市場國家造成了雙向沖擊。
  
  中信證券列出的近期最易引發貨幣危機的新興國家包括印尼、菲律賓、土耳其、南非。
  
  具體到每一個貨幣,印尼盧比在3月一度暴跌15%,美元兌印尼盧比刷新22年高位至16625。
  
  土耳其里拉大跌6%,美元對土耳其里拉刷新一年半高位至6.6上方。而在2018年9月美元兌土耳其里拉因為美國制裁土耳其以及土耳其本身的政治危機一度刷新歷史高位。
  
  美元兌南非蘭特3月亦大漲15%,并刷新歷史高位。值得一提的是,在2018年新興市場貨幣大幅貶值時,南非蘭特、土耳其里拉和阿根廷比索都是領跌全球的新興市場貨幣。
  
  四個國家中只有菲律賓比索的表現相對平靜,美元兌菲律賓比索一度刷新半年高位,但是隨后回吐所有漲幅,并且收跌。
  
  其他一些新興市場國家的貨幣表現也值得警惕,包括俄羅斯和韓國。
  
  俄羅斯盧布3月跌至逾四年高位,跌幅20%。美元兌盧布最高觸及82.8729,僅次于2016年初的水平。而當時因為烏克蘭危機,引發了西方對于俄羅斯的普遍制裁,因此盧布大跌。
  
  由于韓國嚴重依賴出口,韓國的經濟數據也被視為反映市場貿易狀況最直接的經濟數據,因此韓元的走勢也至關重要。
  
  盡管美元兌韓元在3月僅上漲1%,但是月度波幅高達10%,一度逼近13000關口,為2009年以來的最高水平,而美元兌韓元的上一個高峰是在1997,即亞洲金融危機期間。
  
  總體而言,除菲律賓比索外,美元兌五大貨幣均出現大幅的上漲,除了南非蘭特刷新歷史新低外,其他四個貨幣均接近上一次大危機時的水平。比如1997年韓國金融系統瀕臨崩潰,2016年西方集體對俄羅斯制裁,2018年美國制裁土耳其,當時市場對于這些國家政治經濟前景持高度的不確定性,因此導致資金大量外逃。而本次疫情所引發的貨幣大幅貶值接近上一次危機時的水平,也暗示這些國家的資金外流情況嚴峻。
  
  導致這種情況的原因是全球外匯市場每日6.6萬億美元交易規模中,90%涉及美元,而隨著流動性收緊,這些依靠外貸和出口的國家獲取美元的成本加大,導致本國資金外流加速,導致本國貨幣大幅的貶值。
  
  自疫情蔓延以來,全球對于美元的需求激增,導致市場的流動性大幅下降,推動美元持續走高。
  
  以TED利差為例,TED利差為3個月期美元Libor與公債收益率利差,用作衡量國際金融市場上拆借利率與無風險利率之間的差距,可反映市場流動性狀況。當國際金融市場投資者避險情緒上升時,對于市場借貸活動往往要求更高的回報,從而使市場資金供給趨于緊張,造成TED利差擴大。反之亦然。
  
  近期TED利率升至2009年以來最高水平,凸顯市場對于美元的追捧。
  
  經濟結構脆弱以及金融抗風險能力不足是導致貨幣大幅貶值根本原因
  
  盡管表面上看,這些新興市場貨幣大幅貶值是因為美元的獲取成本上升,且這些國家對于美元的需求較大,因此導致本國的資金外流。但是究其根本是因為一國的外匯儲備和經濟結構抗風險能力所決定的。
  
  從外匯儲備來看,外匯儲備的作用是當本國貨幣被大量拋售時,利用外匯儲備買入本國貨幣干預外匯市場,以維持該國貨幣的匯率。
  
  外匯儲備相對充裕的國家應對資金外流的能力也相對較強。但是從數據看,韓國和俄羅斯的外匯儲備相對充裕,而印尼、土耳其和南非的外匯儲備則明顯不足,因此在面臨資金外流和本國貨幣貶值時,印尼盧比、南非蘭特以及土耳其里拉出現了大幅且持續的貶值。
  
  而外匯儲備充裕的韓國則在韓元大跌后扭轉跌勢,使得當月韓元跌幅收窄至1%附近。
  
  但是俄羅斯外匯儲備相對充裕卻也無法阻止盧布的大幅貶值,這是因為俄羅斯過分單一的經濟結構。
  
  由于原油出口對于俄羅斯經濟至關重要,但是自疫情爆發以來,原油價格持續走低,目前已經至了18年低點。
  
  從此前俄羅斯的預算平衡油價目標來看,預計在49美元附近,但是目前布倫特原油已經跌至了30美元下方。盡管此前俄羅斯財政部表示可以動用國家的主權基金使得俄羅斯在25美元至30美元的油價范圍內維持預算平衡6至10年,但是隨著此前布油一度跌至25美元下方,這意味著俄羅斯的外匯儲備消耗速度可能會快于預期,因此也加速了資金的外流,因而施壓盧布。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巴西身上,作為世界產油大國和鐵礦石出口大國,巴西也是嚴重依賴資源出口。而隨著疫情導致市場對于大宗商品的需求大幅下滑,導致巴西收入驟減,引起巴西雷亞爾貶值。
  
  同時隨著國際流動性收緊,一部分依靠外債發展的國家也面臨資金枯竭的風險。從數據看,土耳其、阿根廷外債存量都比較高,當美元大幅升值時,外債所對應的償債成本較高,同時當前疫情導致經濟下行壓力增大,對于外債負擔較重的國家,其違約風險也大幅上升。
  
  以土耳其里拉為例,3月27日土耳其里拉隔夜互換利率再次暴漲,一夜之間翻了一倍,接近700%。與此同時,土耳其5年期信用違約掉期(CDS)在周三飆升至441個基點,一周的漲幅超過100個基點;以美元計價的土耳其主權債券則是大幅下挫,其債務保險成本飆升至6個半月以來高點,暗示市場對于土耳其違約的預期升溫。
  
  新興市場資金外流創歷史之最,存在大規模違約風險,或引發貨幣危機
  
  正如上文提到,幾個新興市場國家貨幣的貶值程度僅略低于上一次大危機時的水平,凸顯了資金外流加劇。而隨著疫情引發的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導致財政收入銳減以及債務激增,部分國家償債能力弱,導致違約發生,可能會使得當前局面進一步惡化。
  
  據《經濟學人》智庫(EIU)分析師最新發布的報告顯示,自疫情發生以來,投資者已經從新興市場國家撤出830億美元的投資,是有記錄以來最大規模的資本外流。
  
  IMF總裁格奧爾基耶娃3月31日表示,仍“非常擔心2020年全球經濟出現負增長的前景,尤其擔心經濟低迷將給新興市場和低收入國家帶來的壓力”。
  
  格奧爾基耶娃表示,IMF已經調整了規則,允許最貧窮成員國將資金用于危機應對,而不是償還IMF災難遏制和救援信托基金提供的貸款,并敦促其他成員國貢獻資金,將該基金規模擴大到10億美元。她表示,新興經濟體至少需要2.5萬億美元的資金,才能避免債務違約潮。
  
  量化寬松對于部分新興市場國家而言是否適得其反?
  
  值得一提的是新興市場國家出臺的一系列刺激措施可能反而加劇了本國經濟下行的壓力。隨著一系列寬松措施以及美元堅挺,新興市場貨幣進一步貶值,這導致本國的財政壓力反而進一步加大。
  
  據不完全統計,波蘭、哥倫比亞、菲律賓和南非的央行均已開始在二級市場購買政府和私營部門債券,巴西和捷克的央行則要求出臺新法律允許它們這么做。但是許多分析師質疑,超寬松貨幣政策是否有效提高了產出,還是僅僅推高了資產價格。
  
  “如果有大量失業人員或個體經營戶,而且個人和社會保障體系不存在,那么這些政策很難奏效。”高盛拉美地區首席經濟學家阿爾貝托·拉莫斯對《金融時報》表示,“非正規經濟中的人們沒有儲蓄,甚至無法申請失業保險。”
  
  《金融時報》文章警告稱,過去10年,一些政府設法擴大本土債務市場,降低對外國貸款機構的依賴性。但本土貸款來源很有可能被即將到來的公共財政需求壓垮。
  
  該怎么應對?
  
  加強協作、減少債務、盡快得到援助成為近期遭遇疫情國家,尤其是新興市場國家最大的期待。
  
  據IMF官員透露,已有80個國家尋求資金援助,預計有更多國家提出請求。3月31日該機構發布公告稱,其執行董事會已批準一項為期3年的雙邊借款協定框架,該框架將在今后幾年保持規模1萬億美元的貸款能力。
  
  IMF執行董事會近日還采納了對控災減災信托(CCRT)的迫切改進措施,確保IMF能為最貧窮和最脆弱成員國提供債務減免。CCRT允許IMF在嚴重自然災害和重大公共衛生緊急事件發生之后提供債務減免,以惠及符合條件的低收入國家。該決定將允許所有人均收入低于世界銀行優惠支持業務門檻的成員國獲得長達兩年的債務減免資格。
  
  聯合國也加大了資金和人力部署力度,支持新興市場國家的民生保障。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3月31日說,對于新冠肺炎疫情,國際社會應加強協調,共同應對。
  
  非洲國家的財政部長4月1日通過視頻會議發出呼聲,希望IMF、世界銀行以及歐盟能夠支持債務寬限,包括延長還貸周期和利率優惠。
熱詞搜索:

[責任編輯:]

相關閱讀

參與評論

欄目推薦

实体店夏天卖什么赚钱 今天的上证指数 福建省36选7开奖结果走势图 河北福彩排列五开奖结果查询 股票涨跌影响总资产 重庆快乐十分软件手机 股票涨跌的原理是什么 广东11选五人工全天计划 今日甘肃快三开奖结果 股票曲线图图解 甘肃快三推荐号码